最弱召唤师和最强宝宝

最弱召唤师和最强宝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02:33:57

最新章节: 没有陆之彦,或许她早已大出血不行了吧!她想,抿着唇,也有些生气,气徐晨耀的说话语气。小苏打开门,不管他,自己刚要进去,突然被他拉住。她没有他的力气大,该死,她竟然无视他的存在!他好生气。他突然迈开脚步,以极快的速度先她一步进门。苏小染扁扁嘴,也跟着进去,开灯,一个月没回来了,环顾了一下狭小的客厅,

第九章 他怎么也在墓地

看了下手机的日历,定好闹铃提醒,这周六是她母亲的忌日,也是她失去纯真的那一天。

早早起床,苏小染带着哈欠连天的洋洋踏上路程,去往墓地。

“妈咪,外婆一直在天上看着我们吗?”洋洋看着墓碑上的照片,里面的人温柔慈祥。

“给外婆打个电话,叫她回来吧,洋洋想外婆呢!”

“外婆不会回来了,去了天堂的人,他们会继续在那里好好生活。”

苏小染含着泪水,凝视着照片:“外婆抚养妈咪吃了很多苦,现在她在那里过得很好,没有痛苦。”

“外婆过的开心就好!”看到妈咪悲伤,洋洋只知道外婆不能回来了。

“小染不要难过,阿姨知道你和洋洋过的很好,也会幸福的。”云杉一边拭去眼泪一边说道。

一道视线,洋洋总觉得有人盯着他,他不安的环顾四周。

“妈咪,那边树后有个人一直在看咱们!”洋洋拽了拽苏小染的手。

苏小染深陷悲伤之中,泪水模糊了视线,她顺着洋洋指的方向看到一个女人,站在树后面只露出半个身子。

那人看到苏小染发现了她,便从树后面走了出来,苏小染擦去了眼泪看到来的人竟然是……

“小染!”那女人快步走过来,一脸欢喜的看着苏小染和洋洋。

中年妇人的身材保持的很好,已经四十多岁却依然不减芳华,黑白搭配的香奈儿套装穿在她身上,配上天生美丽又保养精致的容颜,让她看起来最多30岁的样子。

“哼!”苏小染冷笑。

像空气一样无视掉中年妇人:“咱们下次再来看外婆。”说完她拉起洋洋就要走。

女人看苏小染要走着急地喊道:“小染!别走,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!”

“云杉,你带洋洋到大门等我,我一会儿去找你们。”

苏小染和云杉对视一眼,云杉马上领悟:“好,洋洋咱们先走。”说完带着洋洋离开了。

“我们之间无话可说!”

“小染,我不祈求能得到你原谅,可我当时真是迫不得已啊!”

“呵!好一个迫不得已!”苏小染鄙夷的笑出声,转身就要走。

“小染!妈妈真的知道错了,妈妈给你道歉,求求你,原谅我好不好?!”中年妇人泪流满面急声喊道。

“太晚了!”苏小染表情从未有过的冰冷。

“你遗弃了我,你就不再是我的母亲……你凭什么得到我的原谅!”

雍容妇人腿一软,跌坐在地上,泣不成声:“对不起,我错了……我真的错了……”

苏小染最痛苦的记忆被掀起:“当初,如果不是母亲捡到了我,给我治病,将我抚养长大,你今天还能看见活着的我吗!十八岁那年我跪着求你,借钱给母亲看病,你说,没用的人就快点死,还浪费钱看什么病!”

“为了救母亲,我什么都愿意干,哪怕是去做……!”她控制不住自己,差点说出来。

苏小染努力找回理智:“请你不要再来打搅我的生活!”

她目视远方,头也不回的越过妇人。

走出妇人的视线,苏小染失声痛哭,亲生母亲抛弃襁褓中生病的她改嫁。

养母在自己重病后,告诉她真相,希望苏小染回到生母身边,不想拖累她。

人生就是这么扑朔迷离,今天你抛弃的,明天你会求之不得。

苏小染脑子很乱,恍惚间走的也特别快。

“啊!”她一声惊呼,脚下不稳,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,森林般清冽的气息,霸道的包围苏小染。

“你怎么回事?”

男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他伸手扶住了苏小染,但手上洁白的玫瑰却因此掉到了地上。

这声音好熟悉!

苏小染赶忙道歉: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你总是不看路吗?”好听的声音从头顶传来。

苏小染抬起头,心下一惊:“总裁,您怎么也在这里。”

“你说呢?”徐晨耀用低沉的嗓音淡淡的回道。

苏小染心里懊恼了一下,她怎么会问这么一个蠢问题,到墓地肯定是来扫墓的呀!

两人站在路边。

徐晨耀看着他,一言不发。

弄得苏小染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……

“总裁,对不起,把您的花弄掉了。我去再给您买一束。”苏小染被他看得有些紧张。

“不必了。”

修身合体的黑色西装,将他修长的身躯衬托得更加尊贵。

只是那双清冷的眸子,令人如坠地狱,徐晨耀看了眼地上散落的白玫瑰。

苏小染赶忙捡起了那束白玫瑰。

新鲜的玫瑰生命力格外的旺盛,即使掉到地上也没有被弄坏。

她白玉似的小手梳理着玫瑰的花瓣,使得花儿又恢复了娇艳的模样。

徐晨耀看着她整理玫瑰时温婉的样子,眼底划过一丝不明的情绪。

花儿恢复如初,苏小染发自心底开心的笑了。

她的笑容像阳光一样灿烂。

感受到一股视线,她抬头对上了徐晨耀的目光,赶忙下意识地收起笑容。

她笑起来的样子如此明媚,像池边带着露珠的白洋菊,闪耀着晨曦的光芒,刺进徐晨耀的心底。

幸福和满足让她整个人发出温暖的柔光,不艳丽却让徐晨耀忍不住想靠近那片灿烂。

苏小染低下头,躲过徐晨耀有些复杂的目光,赶忙把玫瑰花递了过去:“总裁,请收好您的花。”

她双手递过去,就在徐晨耀接住花时,一不小心,他们触碰到了彼此的手,像触电般苏小染赶忙收回手。

而徐晨耀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,只是将手淡淡地收了回来。

“总裁,我家人还在等我,不打搅您了。”苏小染低下头,欠了欠身。

“嗯。”冰冷的单音节。

得到徐晨耀的默许,苏小染如释重负地快步离开了。

徐晨耀若有所思的看着苏小染的背影,直到她完全消失,才转身继续走向墓地。

没想到,总裁今天竟然也会来这里。

但是今天也不是什么节日,莫非总裁也有亲人,和母亲是同一天忌日吗?

苏小染心下疑惑,她摇了摇头不愿再多想,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太突然,她觉得脑子好乱。

看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站在大门口,苏小染加快步伐跑过去。

“洋洋,云杉!我们回家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