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弱召唤师和最强宝宝

最弱召唤师和最强宝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02:33:57

最新章节: 没有陆之彦,或许她早已大出血不行了吧!她想,抿着唇,也有些生气,气徐晨耀的说话语气。小苏打开门,不管他,自己刚要进去,突然被他拉住。她没有他的力气大,该死,她竟然无视他的存在!他好生气。他突然迈开脚步,以极快的速度先她一步进门。苏小染扁扁嘴,也跟着进去,开灯,一个月没回来了,环顾了一下狭小的客厅,

第二十八章 为她出头

“乖乖的跟我去医院!”他抛出一句话瞪着她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苏小染突然感到他的眼神是如此刺目,似乎带着某种侵略,直接摄入她的心脏,她竟觉得心里毛毛的。

她只好把眼神从他的双眸移下来,看着他的的衬衣纽扣,他的衬衣是银灰色的,领带是浅色印花的,而他的胸膛看起来很坚硬,令人忍不住想入非非,总裁的身材好像很不错的样子,浑身散发出致命的迷人魅力。

啊,疯了!她怎么在研究总裁的身材?

微微正色,苏小染道:“总裁,感谢您体恤下属,但是真的不用去医院!”

皱眉看着她故意装出来的平静无波,不禁蹙眉,“这是命令!”

她扁扁嘴,乖乖的闭上了。

可是还是不悦地微嘟小嘴,什么嘛?

关心人还这么霸道,这男人真是大男子主义!看在他关心自己的份上,她不计较了。

可是,这男人干嘛一句话都不说地看着她,而且还是皱着眉头的那种,这让她觉得自己很招他嫌!

“手怎么回事?”他终于问了原因,低沉而有磁性的男音让她有一瞬间的迷失,如远古的钟声般,冲击着她的心魂,这个声音,有些熟悉,真的!

她皱皱眉,“夏秘书端汤路过我身边,不小心洒到了。”

“就这么简单?”他以为她会说点别的。

“是啊,怎么了?”她不解。

“她是故意的!”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为什么脱口而出这样的话。

因为在别人眼中的他永远都是冷静沉着的。

“什么?!”苏小染瞪圆了她那双迷人的大眼睛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话。

“总裁,夏秘书好像是你的人……你不是应该维护她么,怎么会这么说她?”

她指控着他,这才发现这个男人好高!不过……这不是重点!

这个男人真是冷血无情,睡了人家不说,还在背后给她穿小鞋。

是!夏秘书固然有可能是故意的,可是,谁能证明呢?

“难道你认为她不是故意的?”他挑眉。“要不要我帮你出这口气?”

说着,他朝她低下头来,呼出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,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独特清冷的味道,将她环绕。

苏小染对着他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,有些无所谓地说道,“为什么要出气?我又没生气!”

下一次她找个角落吃饭,谁都过不去的角落,就不会被烫了。

“不用我吗?”他继续在她耳边吹着气。

“总裁,我发现你真的很无聊!靠我这么近做什么?”

她生气地用纤指戳向他的胸膛,倒没想到外表看起来儒雅颀长的身躯竟蕴含着无限的力与美,那结实的胸肌像石头那样坚硬,弄得她的手指好痛!

徐晨耀好笑地用大掌包住她的手指。

“要不要我帮你出面?”他耐心的重复了一遍。

“无聊!”她抽回手。

电梯这个时候打开。

不是第一次坐徐晨耀的法拉利,上次套套事件,她被他塞进了副驾驶,这一次同样也是。

只是没人再说话,很快的到医院看过医生上好药膏,再度回来时,整个公司就像是炸了锅,议论纷纷。

大厅前台。

接待小吴拿着电话不知道在跟谁讲着电话:“哇!真的是啊,总裁居然牵着苏秘书的手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总裁牵女人的手呢……”

回来时,徐晨耀走在前面,苏小染手里提着烫伤膏走在后面,手虽然已经处理过了,但是真的好痛,徐晨耀直奔总裁电梯,而她识相的朝员工电梯这边走去。

徐晨耀一回头,看到要走的身影,立刻伸出大手将她拉到身边,“走这边!”

大厅里噤声了。

苏小染缩了下脖子:“我走员工的就行了!”

“这是命令!”

“是!”

于是,苏小染跟总裁一起乘坐专用电梯的消息不胫而走……

回到最高层。

“呀!小苏,你回来了?你没事吧,我真的好担心!”娜娜突然殷勤的跑来关心。

看到娜娜,徐晨耀微微皱起眉头,苏小染微微点头,没有说话,回到自己的位置。

徐晨耀冰冷的双眸,没有焦距地扫过娜娜的脸。

而他的眼底,不曾因为她妖娆美丽的容颜,而闪现任何一丝丝的异样光芒。

娜娜表情一滞,低声道:“总裁!”

“小苏,回来了?医生有没有说怎样?”齐木楠得到消息马上赶到。

“没事!”苏小染站起来摇摇头。

娜娜看两个男人都这么关心苏小染,心中更是嫉妒难当,低垂的美眸迸发出寒光。

当然,这一切都没有逃过齐木楠的眼睛。

他心中哀叹了一声,不得不承认,女人发狠起来,还真是丑陋得吓人,什么手段都敢用,这次只是热汤,下次谁知道是什么?

徐晨耀没有温度的鹰眸扫过当场,韩秘书,米丹,齐木楠,苏小染,最后落在娜娜的脸上,突然开口:“韩秘书,打电话给监控室,调取午餐时餐厅的录像立刻送过来。”

所有人错愕!

苏小染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笑容在齐木楠的脸上僵住,不是吧?真的要开刀了?

“是!我马上打!”韩秘书略一沉吟,立刻去打电话。

娜娜的脸瞬间苍白的毫无血色,身体有些打幌没了重心。

徐晨耀的眼底闪过讥讽之色,依旧是那副冷酷的表情,犹如地狱之神般的精致五官阴寒一片,周身不经意间散发出那种让人感到透骨的寒意。

然后,他面无表情的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。

“总裁!”苏小染突然喊了一声。

徐晨耀顿住脚步,回身,斜眼瞥向她,锐利的眸光酝酿着森冷而不知名的光芒。

所有人都愣住了,不知道苏小染要说什么。

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,她反而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苏小染余光看到娜娜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模样,觉得不要当着众人的面说了:“呃,没事了。”

徐晨耀冷着脸转身回到办公室,齐木楠也跟了进去。

娜娜木讷的回到自己座位上,表情依旧苍白如纸。

监控员将录像送来的时候,苏小染立刻泡了两杯咖啡送到了总裁办公室,存放着录像的移动硬盘就放在了桌子上。

苏小染的视线凝固在移动硬盘上:“总裁,这个录像可不可以销毁?”

果不其然,这句话一出口,徐晨耀和齐木楠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了去。

“苏秘书是什么意思呢?”徐晨耀挑眉。

苏小染觉得转弯磨脚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,干脆开门见山了,“我理解总裁的用意,但是这么做根本没必要,总裁,公司不是战场,少一点硝烟的味道,大事化小息事宁人不是更好吗?”

这话说完让徐晨耀和齐木楠都倍感意外。

“小苏,公司是有制度的,对于这种品行恶劣的员工总裁是一定要严惩的。”齐木楠不明白苏小染到底是傻还是好欺负。

“齐副总,其他的我不管,我只是不想因为我而得罪任何同事!”

她一个单身的女人带着孩子生活,总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,从来不想做得罪人的事情,做人要积德,她一直这样认为。

“苏秘书,我只是要来了监控录像,你怎么知道我是为了你呢?”徐晨耀抬起平淡无波的眼眸,缓声问道。

这个问题让苏小染愣住了,脸微微发红。

“苏秘书好像自作多情了!”徐晨耀冷笑目光中透出戏谑。

“耀,难道不是为了小苏?”齐木楠吃惊的问道。

苏小染一时没能反应过来,难道不是?她会错意了?

天啊!脸腾地通红起来:“对不起,我以为……”

徐晨耀的视线并没有离开苏小染变得局促不安而又难为情的脸,他冷冷开口,“出去。”

自己真是想多了,毕竟娜娜才是总裁的情人,又怎么会为了她一个小小的秘书而怎样呢?

苏小染从他的脸上捕捉不到任何情绪,这个男人真是危险,太容易让人在不知不觉中,沉浸在他深邃静谧的眼眸里。

但是,直觉告诉她还是哪里有些不对劲?

缓缓转身,苏小染离开总裁室,疑惑中带着若有所思。

“耀,真是没想到啊!你居然会为了一个秘书而大动干戈。”齐木楠一副‘我都明白了‘的表情,存心戏弄他说道。

“啰嗦,你太闲了。”语气透着一丝不耐烦,还有被看破的尴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