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弱召唤师和最强宝宝

最弱召唤师和最强宝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02:33:57

最新章节: 没有陆之彦,或许她早已大出血不行了吧!她想,抿着唇,也有些生气,气徐晨耀的说话语气。小苏打开门,不管他,自己刚要进去,突然被他拉住。她没有他的力气大,该死,她竟然无视他的存在!他好生气。他突然迈开脚步,以极快的速度先她一步进门。苏小染扁扁嘴,也跟着进去,开灯,一个月没回来了,环顾了一下狭小的客厅,

第二十二章 你穷疯了吗(第五更)

众人都屏住了呼吸,从来没见过一身意大利手工定制黑西服的男人,会出现在这种鱼龙混杂的世俗夜市。

精致的五官,冷漠的表情如同撒旦降临人间,浑身上下流露出巨大的气场,让周边的空气都仿佛凝固在这一刻,让人不寒而栗。

英俊霸气的脸庞面无表情,性感的薄唇勾勒着残忍的味道,明明是不经意间的表情,却让人生出一股森森寒意,仿佛如鹰捕获猎物,锁定了那只弱小可怜的小兔子之后,露出了一抹孤傲自负的神情。

随后,那人穿越过人群,朝苏小染走了过来。

苏小染只愣了一下后,开始飞速的收拾起地上的小饰品,正要去检掉出外面的一个套套,手边却映入眼帘一双高档男士皮鞋。

即使是在这种灯光昏暗的夜市,也能看出皮鞋上一尘不染,光亮非凡!

仰起头,瞧见了某人宽阔的胸膛。

苏小染缓缓地抬起头,视线向上移去。

最终,四目相对,对视上如夜色海水般冰冷,却带着疑惑探究的眼眸。

“这位先生,您踩到我的东西了!这个可是最新来的样式,我也不管您多要,给十五块钱吧!”苏小染没事人一样,直直的伸出手朝他要钱。

“你穷疯了吗?”依旧高傲自负的声音从头顶传来。

不用问了,这声音自然是我们徐晨耀徐大总裁了。

“没错!我就是穷疯了!穷疯了才会出来卖情趣用品!十五块钱,先生!”苏小染的小手耿直的伸到他的面前。

眼尾的余光扫过她娇小的手掌心,看到几处与她干净白皙的手,毫不相称的茧子!

原本优雅的剑眉皱蹙在一起,一双星目夺人魂魄,蕴含着不可描述的力量。

她还在执拗等待!

周围的人都等着看热闹。

而徐晨耀周身散发出一股逼人的强势气息,令所有人都只是望向他们,没人敢说话。

“你手里这些我全都要了,两千块够不够?”他沉声冰冷的问道。

苏小染低头看了看手里剩下的货物,摇了摇头:“剩下的这些六百块就够了,用不了那么多,但是您确定全都要了?”

徐晨耀突然伸出手,一把将她拉过:“跟我走!”

“啊!你!”苏小染做梦也没想到会遇上徐晨耀,这种只有学生才常来的夜市他怎么会来?

不过,没什么好怕的,这是她的私人时间,她已经下班了!

不容一丝反抗,大而有力的温暖手掌包裹着她柔软的小手,直接拖着人向他的法拉利走去。

“你放手!放开我!我的东西…”苏小染忍不住尖叫,她的货还扔在夜市地上,难道今天晚上白忙活了?

一个晚上全卖了也就辛苦赚个几百元,他的出现居然让她损失这么多!

苏小染就这样被他连拽带拖的塞进了蓝色的法拉利里。

砰!关门。

然后绕过车身。

嗡!踩油门,开车!

霸道帅气,毋庸置疑!

苏小染想下车,却发现车门早就被上了锁,她只能用眼睛狠狠瞪着他俊美的侧脸来发泄愤怒!

他是疯了吗?

他肯定是疯了,而且病的不轻!她卖东西关他什么事!

徐晨耀只是专心的开车,对于苏小染那热烈的熊熊怒火却始终视若无睹。

车子远离夜市的喧嚣,来到一处公园边上停下。

她愤愤地瞪着他,似要在他身上盯出洞才解气:“我已经下班了,现在不是工作时间!这位先生请无权要干涉我的私生活,更不要影响我赚钱!”

真是要被气死了,他徐晨耀的秘书,竟然在下班之后去夜市摆地摊,而且还是卖情趣用品安全套!

这要是传出去会被人怎么说?

光耀集团虐待员工,连总裁秘书下班都要去摆地摊贴补家用!shit!

“说!你缺多少钱,我给你!”

“……”苏小染一面对他就词穷了,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,急的她憋红了脖子才说出一句:“不关你的事!”

“首先,你是我的秘书。其次,你是光耀集团的员工。员工手册第十八条明确写着,员工下班后不准做兼职!”徐晨耀有条不紊冷声说道。

“上面明明写的是,不准做和本职工作相关的兼职!”

“我说不许做兼职!有关无关都!不!准!即刻生效!”

苏小染望向面前俊美冷酷的男人,两条清秀的眉毛拧在一起。

这个男人,他到底想干嘛?

“现在已经下班了,生效也要从明天开始吧?这位先生,刚才夜市丢掉的那些货要六百块,现在请您赔偿我的损失!”

“你确定只要六百块?”

“是的,您只让我损失了这么多!”苏小染没有丝毫胆怯和犹豫,平静的对视上他的眼睛。

徐晨耀拿出钱包,发现竟然没有现金,又在西装的上上下下摸了一遍,还是没有。

随后拿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黑卡:“给你,这里面有三百万,够不够?”

苏小染错愕的看着眼前的黑卡,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,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!

“你只欠了我六百元,剩下那么多钱,你不欠我!”

徐晨耀盯着她清明澄澈的眼眸,发现她明亮的眼睛蓄满了水雾,他不可察觉的抿起薄唇。

“把锁打开,让我下去!”

苏小染强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,这样的羞辱感让她想起十八岁失去纯真的那个夜晚……

徐晨耀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,却在此时带上了夜色的阴沉,他沉默不语,却专注的凝视着苏小染,过了许久,他厉喝出声,“为什么到夜市卖这个!”

“开门!”她语气少有的冰冷,似在强装忍耐,不想在人前哭,尤其是他面前!

“你很缺钱吗?”徐晨耀目若寒星,紧紧地锁住她倔强的小脸。

这句话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!

苏小染被彻底的激怒了,她控制不住额颤抖,将脸别过,面向车窗,不再隐忍的怒吼道:“你以为所有人都和徐大总裁你一样,从出生就衣食无忧,享受荣华富贵吗!你体会过因为没有钱,差点就活不下去的感受吗?”

“穷苦人只是为了在这个世界挣扎求生,每天有多辛苦你知道吗?你是高高在上的总裁,怎么可能会知道!”

“我是缺钱,但我没偷没抢,凭自己的双手一分一分挣还不行吗?我哪里招惹你了,你拿三百万来羞辱我?你有钱你去做慈善救人啊,用的着在我面前装大爷吗?”

徐晨耀错愕!

完全没想到平日里温顺老实的小丫头有这么强的气势!

她只是想快点赚钱,还云杉而已,怎么就这么难呢?

她在集团对他各种委屈求全,下班了却还要看他脸色,她真是好委屈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