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弱召唤师和最强宝宝

最弱召唤师和最强宝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02:33:57

最新章节: 没有陆之彦,或许她早已大出血不行了吧!她想,抿着唇,也有些生气,气徐晨耀的说话语气。小苏打开门,不管他,自己刚要进去,突然被他拉住。她没有他的力气大,该死,她竟然无视他的存在!他好生气。他突然迈开脚步,以极快的速度先她一步进门。苏小染扁扁嘴,也跟着进去,开灯,一个月没回来了,环顾了一下狭小的客厅,

第二章 出卖身体和灵魂

“不!我不会后悔!”苏小染坚定的和他说。

同时也是在告诉自己,她没有退路,为了母亲,为了家族,她愿意出卖自己的一切。

“你知道一会儿要发生什么?”男人幽静的目光注视着她。面具后的表情柔和了些许。

苏小染被他轻轻的放到了床上,他起身,优雅的脱起了外套,衬衫一件一件,不紧不慢,有条不紊。

但是对于苏小染来说,无疑是一种折磨!

苏小染看着他一丝不苟的动作,她觉得这个男人有洁癖。

“我当然知道!”她顽强而倔强的回答道,毫无惧怕。

为了治好母亲的病,做什么都值得!

猛然!

一个大力让她痛的差一点尖叫出声。

水雾迷蒙的眼睛,看到他神色冷漠,抿着薄唇:“灵魂都能出卖,你还知不知羞耻!这么喜欢钱吗!?”

心脏被被狠狠地扯裂!

苏小染努力不让泪水跑出眼眶。

她怎么会是不知羞耻的女人!

她是真的,真的,没有别的办法了啊!

她不能让妈妈死!在妈妈的生命面前,出卖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又算的了什么。

妈妈含辛茹苦的养育了自己十八年,她还未来的及报答,她坚信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!

苏小染努力的安慰自己,即使被人瞧不起,被人唾弃又如何,她愿意付出她的所有,因为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。

苏小染没有开口解释什么,她就是因为需要钱,所以来做的代孕。

看见她沉默,男子冷哼,粗暴的按住了她:“这里,没有人摸过吧?”

她羞恼极了!

未曾经历过男人的她,本能般的拿被子阻挡着向床边爬。

心底有个声音大叫着让她逃,可是如果逃跑了,哪里挣这么多钱?

男人一只手把她拎了回来,如魔鬼般的在她耳边说道:“逃?你不想要钱了吗?逃跑的话,钱可就没了!”

“不!不要!求你了,能不能以改天再……”苏小染惊恐的大叫着,用尽力气推开男人的身体,拼死挣扎着远离。

这个男人是魔鬼!

她好怕,真的好害怕!

男子突然放开了她,冷笑道:“哼!不需要钱了?好啊,现在就给我滚出去!”

苏小染愣了愣,顿时清醒了。她都做了什么!

她不顾一切焦急的抱住他的手臂,卑微的发颤道:“先生,我不躲了!”

男人勾起玩味的嘴角,伸出手。

吓得苏小染瞪大了双眼,却动也不敢动。

口腔里充斥着酒精和男人的味道,他疯狂的索取,苏小染瞪着惊恐的双眼,男人撒旦面具的图案刻在清晰的脑中,在后来的几年是她一直不断的恶梦

“别!不要!”

她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隐秘。

“手!拿开!”

他毫不怜惜,气息越发暴戾,丝毫不顾及苏小染的呼喊。

“啊!”

苏小染毫无准备的身体一阵阵痉挛,剧烈的疼痛感袭遍全身,忍不住惊叫出声!

四周变得白茫茫一片,她看不清,决堤的泪水弄花了枕头,身体不再是身体,灵魂也不再是灵魂。

为了母亲的生命,她要咬牙活下来,别的她无力思考了。

身体第一次被强行的侵犯,她痛的全身发抖。

他让她从女孩变成了他的女人!

她想喊停,可是又不能,她选择了做代孕就需要怀上他的孩子,为救母亲的命,她别无选择。

他被勾起了男性疯狂的情欲。

苏小染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,只能任由他摆布,安静的像破碎的布娃娃。

她承受他的进攻,终于停下来了,他将头埋在她的脖颈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情欲渐渐平息下来后,闻着她甜软的气息,感受到她身体的支离破碎,男人忍不住想怜惜她。

“女人,别哭了!”

他的声音高高在上,带着不可抗拒的气势,让人觉得他仿佛就是世界的主宰。

但是温柔的大手却将她紧搂到他的怀中。

男人小心吻着她额上的碎发:“不要哭了,我两倍补偿你。”

补偿!?

苏小染如被刀子插到心脏,双手用尽全力推开他。

“可以了吧,现在你应该满足了吧?”她将脸襒开一边,不去看他。

“哼!和我谈条件?想的倒是美,继续!”

不管不顾她脸上布满泪水,扯起腰肢,伏上她柔弱的身体。

明明知道她第一次有多痛,可他心里如被羽毛搔着,一股说不清的感觉,就是不想这样轻易放过她。

他的动作更加猛烈,像狂风骤雨般。

苏小染痛不欲生,哽咽着抽搐,发出破碎的声音。

“啊!不!求你放过我吧!”

苏小染极力挣扎,如濒死的蝴蝶,脆弱而美丽,她挣脱不掉身上的男人,只能被一次次的侵略。

“继续挣扎,不需要钱了么?”炽热的呼吸喷在她耳朵上。

他持续进攻,野马般不知疲倦,苏小染觉得自己要被撕成了两半……

阳台玫瑰的红色看起来格外刺眼,刺的苏小染眼泪如断线的珠子。

房间里很安静,只有男人沐浴的水声,突然间,电话的铃声响起,打破了安静。

不过几秒的时间,男人便出来接起电话:“菲儿,这么晚了,怎么还没休息?”溺宠又轻柔的问道。

“想我了?乖,我立刻回去。你乖乖先睡觉,好不好?”宠溺呵护是男人现在所有的表情,似恋人之间的浓情蜜语,难舍难分。

苏小染忽然觉得很可笑,男人真是天生的演员!

明明刚才他还如柴狼一样在她身上疯狂的发泄!

男人脸上的撒旦面具依旧让人看不到脸,他挂了电话,开始穿衣服,正巧视线扫过床单,上面的血迹,让男人的心如被针刺,微微抽动。

“你快起来,把床单给我扔了,这种东西只会让我更加鄙夷你!”他心烦意乱的说道。

女孩的干净纯粹让他产生了罪恶感:“你既然做了代孕,这就是你的职责,做的好,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!”

苏小染仍旧止不住自己的眼泪,她的身体已经麻木了:“说够了吧。”更是不想再看见他一眼。

“铃铃~铃~”

全身赤裸,苏小染从床上弹起,也不管他的目光奔向铃声发出的地方。

因为她知道是谁打来的,她唯一仅有的亲人——病重的妈妈。

男人刚要起身离开,看到她接电话急切的动作,让他顿住了脚步。